• 热点导读
     ·知名艺术家集粹
     ·十届国展获奖及提名作者网络展
     ·春之韵---陈春书法 陈曼丽书法
     首页 >> 信息中心 >> 书法 >> 正文
    邱振中:书法中的批评与书法中的理想
    文章来源:中国书法网shufa.com   【 】   时间:2019-3-21

    阅读当代关于书法批评的文字时,我们发现存在一些带有普遍性的问题。例如缺乏批评的基本原则,一位作者在不同文章——有时甚至在同一篇文章中,采用不同的标准;有时“标准”虽然存在,但完全出于作者的臆造,在文献和学理等方面皆无所依凭——所依据的或许只是个人未经充分检核的感觉和经验。个人的感觉和经验确实是批评的重要基础,但人们必须经过反复的学习、思考 、验证,把自己的感觉和经验加以锤炼,使其在传统和当代文化中上升到一个适当的位置,然后它才有可能成为某种感觉或智力活动的起点。此外,对现象的缺少把握、分析中逻辑的混乱等等,不在少数。这一切,看来起因各各不同,但是都可以归结到一点:缺少高标准的要求。这实质上是一个关于艺术和学术中的理想的问题。

    记起第四届全国书学讨论会上的一件事。分组讨论会上,我说到判断书法论文学术价值的一些准则,一位代表说:“这些要求太高。我觉得能给我启发的文章都是有价值的!蔽宜担骸澳遣灰欢ㄊ茄跎系募壑。至于要求的高低——如果我们在这个场合都不提出这种要求,那还能到哪里去说到这些?”一个人从何处接受启发,在多大范围中接受启发,是一个个人问题,见仁见智,无法求其一致,但学术、艺术作为一种文化的组成部分,应该从传统和当代进展中归纳出一些公认的准则。即使是超越传统和当代进展的制作,也应该以对传统和当代进展的了解为前提。

    我们当然也可以把这些公认的准则作为研究和写作的理想,但准则和理想毕竟是两个含义非常不同的概念。

    准则源自对一个领域已有成就的概括,而一个领域中的理想是对这一领域可能达到的状态的设想。前者是一种法度、一种禁令,而后者是一种企盼和愿望。也许更重要的是,前者可以以一个领域的当下状况——例如当代书法理论——为标的,也可以以整个当代学术为标的,而后者既然是理想,自然会取更高的目标,也就是说,融入当代学术、当代艺术是题中应有之义,而为这个领域制定更高远的目标,也是必须考虑的事情。

    作为准则,它所统领的各项研究、各种思想不一定要有关联,而当我们为一种理想而努力,而这一理想又相对高远时,我们不能不更多地关注周围的一切可以利用的成就和资源,以铺设通向理想的道路——无疑,当我们这样去做的时候,也必然会更为尊重这一领域中他人的劳动。我们现在还不大可能谈到书法领域的理想,因为它注定是大多数人深切思考以后的产物,一个人的理想永远不可能直接作为一个领域的理想。我在这里要说到的,只是我个人在书法领域中通过学习、感受、思考,所逐步形成的一种东西,可以说是一种理想,也可以说是一种观念。我希望它对于这个领域理想的确立,共识的获取,有一点积极的作用。我的这些设想,与我所从事的书法教学活动有关。一位艺术家、理论家,不一定要对“理想”有明确的概念,但是一位教师便不一样,他必须以高远的理想为目标来安排全部教学计划,必须让学生时时感到前面有一个值得去争取的目标,而这也便促使我能够把我的设想作一个具体的陈述。

    关于创作。掌握已有的全部基本技法,自如控制线条的节奏和力度,运动丰富而有变化,有想象力,有独创性;气息高华,远离粗俗。 “已有的全部基本技法”是一个内涵十分丰富的概念,但在书法领域远未经过充分的讨论。我对笔法史和章法史的研究为此作了一些铺垫,《书法技法的分析与训练》在字结构与其他方面做了一些补充,同时也参考了历代对书法技法的陈述。由此,算是有了一份关于中国书法基本技法的目录。这份目录还需要不断加以完善。这份目录并不仅仅对于初学者才有意义,历数各个时代著名书法家,把握全部基本技法者寥寥无几。由于现代文化中书法家专业化的倾向(非专业作者也在相当程度上专业化),以及各种院校中书法专业的开设,使我们能够采用与传统不同的教学方法,使学生在视野和基础训练上超越以往的界限。

    关于“线条”。书法到底是不是“线的艺术”,人们一直争论不休,我觉得这是由于双方对“线”的定义不同所引起的。否定者认为“线”只有形式,没有内涵(可能潜意识中采用的是几何学中对线的定义),而且就形式而言,也是均匀平板,了无生趣。这样的“线”对书法而言当然毫无意义,但人们已经对所使用的“线”的概念重新进行了定义,对“线”的形式和含义反复进行了阐释,离开这一基础来进行论辩,是没有任何意义的。

    书法中的运动丰富而微妙,不同字体、不同风格,都可以归结为运动方式、运动节奏的区别,把握一种出色的节奏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,“自如控制线条的节奏”——指的是对各种字体的自由把握,同时按照需要自由调整作品的风格——就更困难了。}书法领域一直不大谈到想象力的问题,因为传统书法是利用日常书写而造就人的一种书写模式,运用在日常生活中,这里对想象力几乎没有任何要求。但是今天的书法已经不仅是一种知识者必备的修养,也同时是一个专业领域,而一位接受训练者便意味着可能承担推进这一领域的责任。缺乏想象力是无法完成这一任务的。当然,为此我们还要为判断作品中的想象力制定出一些规则。与前人风格的类似,只是训练过程中的一个目标。在说到“气息”这个问题时,我想到一些相反的命题。例如,现代艺术中确实存在一种“反高雅”、“反韵味”的倾向,其中不乏佳作,但这些作品几乎都是以观念取胜,只要一涉及到图形,作品便表现出与传统的深刻联系,表现出一种迷人的“韵致”。即使像安迪?沃霍尔、罗伯格?劳申伯格这样的前卫艺术家,他们的平面作品不管题材如何,也都保持着动人的氛围!霸现隆惫叵档阶魑泄榉ê诵牡哪诤侍,一位现代书法艺术家,把握书法中的“韵致”,应该是一种基本的要求!捌ⅰ、“韵致”必须面对原作进行判断,即使是第一流的印刷品,在这一方面也难免有所损失。

    关于理论,我已经在《现代书法理论的原点与取向》等文章中陈述过我的观点,这里我只谈两点。一,要经得起逻辑、学理、历史的严格检验。这是三个不同的层面。逻辑层面指的是文理通顺,证据充分,论证严密。这是作文起码的要求,但书法报刊中相当一部分文章没有做到这一点。谈到学理,则进入学术、思想的层面,这里的问题小到一个概念、一个句子,大到一种观念、一部著作,它们往往与逻辑问题纠结在一起。历史的检验当然不是我们此刻能够进行的,它只是存在于我们所设想的历史中,但也同时存在于每一位作者和读者的心中。它首先是作者根据自己对这一领域历史的知识而对自己提出的要求。不要认为“发表就是成功”,它有时带来相反的东西。

    一位朋友拿来一篇文章给我看,这是一位著名理论家谈“二十世纪书法”的短文。我没想到是一篇这么草率、这么混乱的文章,理论上漏洞百出,病句也比比皆是。

    我想起另一位朋友的谈话。他说到有一位著名理论家,读了一篇杂志上的小文,就敢生吞活剥地用里面的观点来谈论书法。他说:“他以为下面坐的人都不读书呢!是不是这些理论家认为书法领域的人只配读读这种水平的文章,只配听听这种水平的发言?!”书法真是个能够败坏人的领域。发表文章太容易,成名太容易,而对权威的要求太低。它养成了人们粗制滥造的习气。它使人们敢于对自己未曾深究的问题高谈阔论。它瓦解人们对艺术、学术的虔敬之心。

   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合作 | 付款方式 | 使用帮助 | 防骗提示 | 中国书法家协会

    书法网 以海量书法、篆刻、国画信息为基础,倾力打造中国书法第一门户!

    鲁ICP备14012611号 留言反馈

    极速PK拾怎么样_天津时时彩怎么样-新疆福彩18选7什么意思 烟花| 沉默的羔羊| 都市超级医圣| 绝代双骄| 搏击俱乐部| 成龙| 欧冠| 罗密欧与朱丽叶| 惊悚乐园| 无所不能|